鱼塘旁装了直通派出所的摄像头 让养鱼户睡上安稳觉

鱼塘旁装了直通派出所的摄像头

(记者 方方)不久前,昆山市张浦派出所民警在“六个一”走访活动中,经营鱼塘的徐大爷老两口向民警反映,他们夜晚总是睡不好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徐大爷老两口经营这个鱼塘20多年了,早已在鱼塘旁安了家,撒鱼苗喂食捞鱼,老两口也是忙得不亦乐乎。可是不久前发现,撒下去那么多鱼苗,捞上来的鱼却越来越少,他们怀疑鱼塘遭贼光顾,而鱼塘地理位置相对偏僻,白天很少有人经过,更别说夜晚了。老两口最终想了个法子,两人夜晚轮流出门看看。就这样,到了夜晚,两人总想着要起夜出门看看,是不是有人在打鱼塘的主意。老夫妻俩一会大爷起身,一会大妈起床,上了年纪的人本来睡眠质量就差,这样一来两个人几乎整夜无法睡觉,害得老两口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解徐大爷两口子的难处后,张浦派出所民警回到所里和技术员说明了情况。技术员跟随民警去徐大爷的鱼塘,仔细查看周边环境后,给徐大爷家的鱼塘接通电源,在鱼塘边装上了直接连通派出所的视频监控探头。

徐大爷走进派出所监控室,见自家鱼塘的周边环境,派出所里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困扰徐大爷已久的鱼塘安全问题转眼得到了妥善解决。民警回访时,徐大爷老两口都表示:“自从装了摄像头,我们终于可以睡上安稳觉啦。”

陕西渭南市蒲城县全面完成新版水产养殖证换发工作

  为了认真做好养殖证登记发放工作,自今年春季以来,蒲城水产站将“启用新版养殖证”换发工作作为前半年中心工作来抓,精心组织,规范流程,购置2台GPS卫星测量仪,一台专用证件打印机,出动100余人次,深入县境内8个镇17个村50多个养渔场、水库,共发放养殖证58本,发证面积2300亩,发证率达到100%,率先在渭南市首家完成新版养殖证换发工作。

  养殖证是养殖生产者确定其养殖权属的唯一形式,是其合法利益受损时索赔的重要依据,也是养殖生产者享受国家惠渔政策、渔业贴息贷款和政府扶持资金的重要依据。为了进一步完善养殖证制度,规范渔业生产,切实维护养殖生产者的合法权益,促进水产养殖业的健康发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陕西省实施<渔业法>办法》,农业部关于启用新版《水域滩涂养殖证》有关事项的通知,蒲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蒲城县水域滩涂养殖证制度施行方案”以及省、市渔业主管部门的要求,我站积极向县政府和渔业主管部门领导做好汇报,并以蒲城县水务局文件印发了《关于换发新版水域滩涂养殖证的通知》,认真做好宣传工作,明确了换证依据、换证范围、时间要求、换证程序、养殖证的重要性以及必需提供的养殖水面土地权属和承包合同,镇政府、村委会、村民小组盖章签字齐全等相关资料,在各乡镇、养殖场张贴通知,并在电视台连续播放通知,扎实做好新版养殖证换发的前期准备工作。

  在换证工作中,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启用新版养殖证有关规定办理,依照法定程序对水域滩涂使用者和申请人资料进行认真审核、复查、逐户现场勘测、GPS定位测量、面积计算、图纸绘制、数字录入,并进行公示,无异议后报县水务局行政许可办公室批准,在规定期限内发放《水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和《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最后在中国渔政指挥系统完成网上打印养殖证,加盖“蒲城县人民政府养殖证”专用章,核发新版水域滩涂养殖证,对边远乡镇的养殖户送证到池塘,同时,对每个养殖企业和养殖户做好信息归档工作,建立一户一档,确保程序合法、内容祥实、资料齐全。新版养殖证的使用将大大提升渔业管理的法制化、信息化、规范化水平,为今后制定渔业发展规划和维护渔民权益取得了有力的资料依据。

&nbsp
  作者:蒲城县水产站&nbsp张英

重庆永川区水产养殖企业与大户受区政府表彰

&nbsp在今年的全区农村工作会上,区政府对2012年农业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和种养大户进行了表彰。水产行业受表彰有永川区诺仕达农业开发公司、永川区英创水产品养殖专业合作社等两家养殖单位和苟建恩、邓强等两户养殖大户。受表彰的单位和大户,均是以生态名优水产品养殖为主,地理位置优越,生态环境绿色无污染,养殖条件得天独厚,交通便利,信息发达。总占地面积约3000亩,主要生产泥鳅、胭脂鱼、甲鱼、脆肉鲩、鲫鱼等生态水产品,年产量2000余吨,年产值3000余万元,年新增收入800万元以上,解决就业175人,带动发展20000余亩。

遇上大雾天气水产养殖户需要注意什么?

  作者:利洋水产药店西埔店 于巧志

  【正文】大雾天气对水产养殖的影响众所周知,但其严重性很多人却知之甚少,在日常养殖过程中遇到的与其相关的养殖现象却时常被大家忽略,小编将在此一一为你解析。

  大雾天对养殖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点:

  1、空气含氧量降低
  空气中大量的雾珠溶解部分氧气,导致空气中含氧量降低,直接影响增氧机的增氧效果,能够打入水中的氧气水平降低。

  2、气压降低
  大雾天气,气压降低,将直接导致水体溶解氧水平降低。

  3、光照强度降低
  大雾天气,光照强度降低,藻类光合作用减弱,产氧减少,在呼吸作用不变的情况下,水体中含氧量将持续降低。同时,光照减弱可直接影响到藻类的生长,容易出现水变、倒藻等情况。

  4、水体表面张力增大
  雾天由于空气湿度大,养殖水体表面形成一层水雾,导致水体表面张力增大,再加上温棚中空气流通性降低,表面张力不易被打破,致使空气中的氧气很难溶解进入养殖水体来弥补水体氧气的消耗,最终水体氧气供不应求,严重者出现缺氧现象。

  近期,发生在不少地区的南美白对虾“白便”症多伴随大雾天气出现,与雾天水体溶氧量低脱不了干系,尤其在吃料猛、产量高、水体浓、底质差、亚硝酸盐高的易缺氧池塘更易出现。

  所以,咱们在养殖过程中遇到大雾天气常出现摄食减少、缺氧浮头、对虾起跳等问题,这跟池水溶氧降低密切相关,在大雾天气来临时采取合理的应对方案至关重要。

  大雾天常规应对方案有以下几点:

  1、加开增氧机,通过物理方法缓慢打破表面张力,必要时使用化学制剂如“速解安”、“氧速保”等进行快速处理。

  2、避免使用耗氧药物如芽孢杆菌、沸石粉、消毒剂、杀藻剂等。

  3、适当使用增氧剂,预防缺氧发生。

  4、适当减料。

贵阳市农委专家指导开阳县网箱养殖转产转业工作

  为解决网箱养殖户后续生产生活问题,切实做好网箱养殖户转产转业后续扶持、技术支撑、服务指导等工作。8月16日,贵阳市农委水产站高级水产工程师、副站长马永兵一行到开阳县冯三镇双山村指导冷水鱼场建设工作。

  双山村冷水鱼养殖场占地面积3亩,预计投资100余万元,已完成基地平整、鲟鱼养殖池等,预计年产鲟鱼30余吨、产值90万余元,拟于10月底投入使用。马永兵一行认真听取养殖场负责人对建设项目详细介绍,实地查看养殖池建设施工情况,并对基地三级沉淀过滤尾水处理系统、采取循环水养殖模式等技术提出新思路及指导性建议。并要求县级技术部门要加大对网箱转产转业户的技术服务指导,结合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引导他们大力发展经果林种植、蔬菜种植、生态畜禽养殖等转产上岸项目,进一步巩固网箱整治成果。

  当天,马永兵一行还实地察看了冯三镇新华村小龙虾养殖基地、网箱养殖户经果林种植基地等。
&nbsp

贵州凯里市下司镇稻田养鱼消除“空壳村

凯里市下司镇花桥村通过“党支部+合作社+贫困户”发展稻田养鱼,把消除“空壳村”与帮扶党员群众致富捆绑起来,建立党支部与贫困党员群众的合作共赢关系,既帮助贫困党员、群众脱贫致富,又摘除了多年来戴在头上的“空壳”帽,取得良好成效。

下司镇花桥村位于下司镇西部,田土集中且地势平坦,通过多年努力,草莓、蔬菜等农业产业基础较好,群众生活宽裕。但村集体经济一直处于“空壳”状态,如何破除“民富村穷”困局是历届村党组织工作的重任。2015年,该村成功探索出了一条投资少、周期短、见效快、效益高、风险小、能双赢的党建扶贫路子,即:成立稻田养鱼合作社,合作社运用启动资金入股,贫困党员群众用承包田土入股,合作养鱼,按5:5比例共享利润。当年,该村通过向凯里经济开发区财政局积极争取项目资金7万余元,对村内44名贫困党员群众的农田田坎进行了硬化处理,并成立了稻田养鱼合作社。2016年5月该村通过合作社购买了2万余元的鲤鱼苗免费发放给48户贫困党员群众饲养,9月份水稻即将成熟时,稻田鲤鱼可上市销售,预计户均增收800元以上,合作社收益30000以上。

该村探索实施的“党支部+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是下司镇开展党建扶贫的成功路子,通过盘活田土资源使贫困户“坐地增收”,解决了部分贫困户缺劳力、缺资金、缺思路的问题,又破解了“民富村穷”的“空壳”困境,为下司镇开展党建扶贫工作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粤海采用“公司+农户”模式率先扛起脆肉鲩流通大旗

“粤海开始收草鱼!”今天一早,这个消息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引爆水产行业。作为一家专注水产饲料20年的老牌饲企,广东粤海饲料集团(下称“粤海”)中山泰山饲料有限公司开始涉足水产品流通产业,是第一家由饲料企业主导的脆肉鲩流通企业这一举动备受业内关注。

12月12日上午,《农财宝典》记者出席了广东粤海饲料集团众裕水产直销店的开业庆典,该店选址在华南最大的水产交易市场——广州黄沙水产批发市场,主要经营中山脆肉鲩,以及统鲩、大鲩、吊水鲩等品种。

据了解,受消费市场不景气、出鱼渠道受阻影响,当前脆肉鲩养殖市场行情低迷,塘头价仅约8.8-9元/斤,养殖户处于亏损边缘。在此低迷行情的背景下,粤海旗下中山泰山饲料有限公司(下称“中山泰山”)逆市而为,在东升镇政府、脆肉鲩养殖协会等单位的支持下,联合脆肉鲩流通商、养殖大户、餐饮企业,采用“公司+农户”的模式,在华南最大的水产交易市场——黄沙市场成立脆肉鲩直销店,为脆肉鲩及普通鲩鱼的销售谋取更大的市场。

做大鲩鱼交易量,是饲料企业涉足流通的初衷。“由于联合了部分流通商,在他们原有的销售渠道之上,还将继续拓展,包括香港、广东、福建、两广等市场,每天的交易量将达到20万斤以上。”中山泰山总经理郑会方介绍说,这将极大促进中山脆肉鲩的销售,并带动统鲩、大鲩、吊水鲩等的销售。

脆肉鲩是中山的特色养殖品种,养殖面积约2.9万亩,年产量约4.3万吨,产区主要集中在东升镇。在今年草鱼市场低迷的行情下,脆肉鲩养殖同样面临困境,无价无市。在养好这条鱼的同时,如何卖好,成为养殖户最大的需求和期望。中山泰山作为中山最大的水产饲料生产企业,发挥行业带头作用,整合行业资源,积极为脆肉鲩谋出路,体现出了一个企业的行业责任。

据悉,未来粤海将不断向福建、广西、云南以及内陆省份布局,打造更广的草鱼流通渠道。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5121311363289.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5121311363831.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5121311364380.jpg>

1.来源:农财宝典水产版;
2.作者:农财宝典-新渔网记者&nbsp庹朝均;
3.农财宝典水产版微信号:ncbd0000。

福建福安:强拆渔排,非法贱卖生蚝,养殖户损失近五千万元

“渔排被违法强拆后,政府既不执行退养优先政策,至今仍迟迟未得到任何补偿?我们营生被切断,今年都没法回家过年?”近日,来自福建福安下白石海域养殖户林传英、林文生、姚奋标、吴嘉全、陈飞、林华等人联合向媒体求助,称他们投资几千万元苦心经营起来的渔排,在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没有得到任何经济补偿的情况下遭到强拆,养殖户多年心血“一夜归零”。&nbsp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20010709203628.jpg>
&nbsp图:下白石海域养殖户渔排被强拆现场。

  自2019年5月27日以来,以上养殖户不断到福安市、宁德市、福建省信访至今,奔波于政府和各职能部门之间……但至今,他们辛苦经营了20年的渔排被强拆了,仍未见当地政府和职能部门对以上养殖户的渔排和生蚝作出任何经济赔偿,几十户外地养殖户损失残忍,欲哭无泪。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04214.jpg>
图:养殖户站在被强拆扔到浅滩搁置的大量渔排和生蚝欲哭无泪。

  如今,渔排被强拆、生蚝被贱卖的几十户外地养殖户,还欠着一屁股债,不少债主纷纷上门追讨投资款,他们多次和当地镇政府和职能部门交涉,事情至今未能得到妥善解决。对于养殖户反映的问题和困难是否真实,记者进行调查。&nbsp

  惨不忍睹:镇政府强拆渔排3700多筐,养殖户损失近五千万元

  林传英、林文生系福建省平潭县人,自2000年起,为响应国家政策的号召,支持渔牧劳动致富,陆续自筹资金来到福安市下白石镇渔江村福屿海域、东岐村大坑海域、北斗都村等海域进行养殖生产活动。

  然而,为了碧海净滩,福安市从2018年起开展海上养殖综合整治。福安市清理禁养区内渔排,升级改造藻类,将传统木结构网箱替换为新型环保塑胶网箱。

  2018年9月14日,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宁德市检察院、宁德市公安局、宁德市海洋与渔业局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全市海上养殖综合整治的通告》,严格按照宁德市海水养殖水域滩涂规划,全面清理禁养区内养殖生产,合理控制限养区养殖规模,升级改造养殖区和限养区的渔排和藻类养殖。

  对此,林传英、林文生等养殖户积极配合政府号召海上整治工作,盼望着对于原有投放在限养区的渔排进行退养补偿。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经营20年的渔排不但得不到政府的“退养优先”和“升级改造”政策扶持,反而会被下白石镇政府联合职能部门给强拆了,且未进行任何补偿或赔偿,他们根本无法接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04818.jpg>
图:下白石镇政府和海洋渔业局执法人员组织人员强行贱卖养殖户生蚝现场。

  2019年5月21日上午,下白石镇政府组织人员将养殖户林传英位于北斗都村海域的渔排网箱拆除、毛绳砍断,并将大量半成品生蚝拖到大坑海域胡乱绑在一边,林传英的渔排和养殖物将毁于一旦。

  随后,下白石镇党委陈兴副书记于2019年5月23日才首次告知养殖户林传英,并声称作为外地人经营养殖的渔排不能参与升级改造,必须无条件无补偿的拆除,并强制要求林传英在2019年底前将养殖的生蚝全部出售,否则其将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强制拆除养殖户的渔排。

  2019年5月24日,下白石镇政府又擅自将养殖户林传英位于福屿海域的96筐鱼筐拉走,导致养殖户林传英的大量被强制从北斗都海域移除的半成品生蚝没有适合的养殖场地。2019年8月23日,又在未通知的情况下,执法人员将养殖户林传英的渔排强制拆掉250筐,导致林传英经济损失惨重,直接亏本300多万。

  2019年11月1日,下白石镇政府、福安市海洋渔业局相关部门在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法律文书、没有任何书面通知送达养殖户林文生的情况下,将养殖户林文生投放在渔江村养殖的804箱合计400多吨生蚝(市价每斤2.5元)强行贱卖,金额仅为每斤1元,并且将养殖户林文生的渔排强行拆除,造成林文生直接经济损失500多万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05249.jpg>
图:养殖户林文生站在被强拆的原渔江海域的渔排所在地。

  2019年11月6日,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和职能部门又和11月1日一样野蛮执法,在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法律文书、没有任何书面通知送达给养殖户林传英的情况下,将林传英养殖在福屿海域的1000多箱合计800多吨生蚝(市价每斤2.5元)强行贱卖,金额仅为每斤1元。并将渔排拖到一处岸边固定住。另外,在大坑海域的610箱生蚝直接用大船拖到浅滩区搁置,一旦海水退潮,610箱800吨生蚝将被活活晒死,个人直接损失800多万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05710.jpg>
图:林传英站在被强拆后拖到浅滩处搁置的渔排伤心欲绝。

  养殖户林传英告诉记者,他们营生的渔排网箱都是向当地渔民原来养殖海域租赁而来,是合法合规的。整片三都澳海域99%的渔民均是从该途径获得渔排和海域养殖,只有少数的外贸公司(合作社)拥有海域使用权证,林传英与林文生、陈飞等人都是按三都澳历来海域租赁养殖惯例进行生产,一直生产经营延续到现在。林传英、林文生等人在福安市四处海域均有渔排进行养殖生产。

  据林传英介绍,在2000年,东岐村大坑海城有280个4.4米x4.4米的网箱(下白石边防派出所颁发的牌照:大坑20号、19号、19-2号)。在福屿海域有1000个4.4米x4.4米的网箱。福屿鸟屿514网箱4.4×4.4&nbsp米(和高仁华联合体)。在北斗都海城有76个4.4米x4.4米的网箱,共计1860网箱,总投资1000多万元人民币,以上四处海域在2017年1月份便开始转型养殖生蚝等贝类。

  据不安全统计,目前共有林传英、林文生、陈飞、林华等17户养殖户被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和职能部门执法人员强拆渔排,损失几千万以上。有的养殖户损失还在评估中。
&nbsp&nbsp&nbsp&nbsp
  野蛮执法:藐视法律,强拆渔排,胁迫养殖户贱卖生蚝

  养殖户姚奋标来自罗源,他是2017年才到下白石镇渔江村海域养殖生蚝谋业求生。姚奋标合伙养殖的7户是其中的养殖生产者,投资合计700多万元。

  姚奋标告诉记者,2019年3月份,下白石镇政府口头通知要对他的渔排进行无偿拆除,在姚奋标提出上访未得到答复的情况下,下白石镇政府于5月24日下午下白石镇党委陈兴副书记组织人员到养殖区强行锯断28框养殖生产设备,养殖户忍无可忍的情况向政府申诉后,镇政府于5月30日才张贴出公告,但是将日期倒签到5月20日的通知,政府人员藐视法律,简直无法无天,令人心寒。

  随后,下白石镇政府于2019年5月21日、24日在未事先与养殖户姚奋标交涉、未通知姚奋标的情况下,便将养殖户姚奋标的渔排、毛绳、鱼筐进行破坏。&nbsp

  令姚奋标气愤的是,就算政府禁止养殖户在该片海域经营养殖,也应提前通知养殖户将饲养物变卖或者将海上作业的工具收走,下白石镇政府擅自破坏他经营工具的行为不但违法,简直就是一种地痞流氓行为。

  不仅如此,下白石镇政府对其他养殖户也是采取野蛮执法,直接胁迫养殖户贱卖生蚝和强拆他们的渔排。

  2019年9月6日,养殖户林华等人渔排被强拆208筐。9月20日,养殖户吴嘉全等人渔排被强拆304筐。10月5日,姚奋标等人渔排再次被强拆550筐。强拆给这些外地养殖户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惨不忍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10554.jpg>
图:养殖户姚奋标、吴嘉全、林华站在被强拆的原渔排所在地。

  养殖户姚奋标、吴嘉全、林华等人告诉记者,外地人到下白石镇渔江村租海养殖的据不完全统计有20来户,以上投资经济来源占80%以上属于农村信用的贷款,其不足部份的资金是通过民间借贷筹集的。其余养殖户也是在2017年便开始通过同样的渠道开始在渔江海域养殖生蚝。所有养殖户合计共有4594筐网箱,总投资三千万元左右。

  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和职能部门的以上野蛮执法,给姚奋标、吴嘉全、林华等养殖户造成的损失惨重,养殖户精心经营多年的养殖场全部被毁,导致他们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和职能部门的这种野蛮执法是明显违背法律的,对于损失严重的养殖户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幕后乱象:“零框数”村民与镇干部执法人员勾结,涉嫌骗取国家资金

  采访中,以上养殖户反映称,在福安市下白石镇各个村落还存在“零框数”者与下白石镇干部和执法人员互相勾结、骗取资金谋私的幕后乱象问题。这些村民与下白石镇干部、海洋渔业执法人员合谋,利用职权、骗取国家资金谋私利,将渔排升级改造之后放在海域等待外地养殖户租用渔排,从中非法牟利。

  在福屿海域附近,有一部分外地养殖户被这些人上下勾结联合赶走,以及将一部分“垃圾排”清理后,与“零框数”的养殖户(以福屿村村民蒋某某等几人为代表)相互勾结,利用关系升级深水养殖36大框(每框40-50万元),渔排900框(每框5000元),共计套用国家资金高达1000万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11121.jpg>
图:违法套用资金进行升级改造后的渔排,放在海域等待外地养殖户租赁。

  据养殖户介绍,福屿村村民蒋某某等几人及村干部从未从事过养殖业,也利用职权、套用国家资产升级深水养殖渔排8大筐(每框50万,合计约400万元),还有5米*5米的渔排900框(每框5000元,总数合计450万元)。这种做法明显是违法的,下白石镇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为虎作伥严重包庇,成为这些人幕后的“保护伞”。

  另一方面,下白石镇政府将原在福屿村海域禁养区的养殖户变相转到限养区进行升级改造,如林某某、蒋某某等十多户养殖户,因而导致限养区内养殖户原有养殖框数不得不减少,养殖户被迫必须将部分渔排进行拆除,并且限制其升级改造的数额,例如某某、陈某某等十多户养殖户,这种行为明显是不公平的。

  而在宁海村(原本斗坑村)海域附近,记者看到已经升级改造的5000多框渔排一字排开,甚是壮观。宁海村村委会干部王先生向记者证实,他们确实是以公司(合作社)名义将渔排进行升级改造5000多框,金额高达2500多万。

&nbsp&nbsp&nbsp&nbsp据了解,宁海村这些人从来没有从事海上养殖。目前,宁海村以“升级改造”名义申请国家资金后的渔排以每框400-500元/年租金对外地人招租,从中非法牟利。原在宁海村海域从事养殖生产的杨旺生等10多户渔排养殖户被非法拆除后并赶走,如果要在该海域继续养殖,只能租用村委会名义升级改造后的渔排。而多数养殖户被拆的渔排迟迟不予以任何赔偿。

  东岐村大坑海域原为禁养区,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与福安市海洋渔业局违法变相将禁养区内的渔排进行升级改造,且数额达到1000框,并且将不在下白石镇政府管辖范围内的渔排(蕉城区管辖),也进行升级改造,数额为300多框。

  以上养殖户介绍,上述福安市下白石镇各个村落均存在违法乱象,各村落巧立名目,侵占用国家资金几千万不等。而作为外地养殖户,不断信访半年以来,奔波于政府各个部门,但下白石镇、福安市、宁德市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层层庇护,外地养殖户的渔排仍多次被“强拆”,且未进行任何经济补偿或赔偿。

&nbsp&nbsp&nbsp&nbsp胡作非为:下白石镇政府海域整治区别对待、分配不均,严重侵犯养殖户的合法权益

  走访中,不少养殖户向记者反映,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在海域整治方面,不仅存在乱作为、利用国家资金谋私利,还存在整治区别对待、分配不均,严重侵犯养殖户的合法权益。

  目前,福建省各地政府对海域整治都“一视同仁”,一律采取“退养优先”的方式进行整治,且皆给予补偿,如宁德市蕉城区八都镇、三都镇等海域的养殖户都得到了相应的补偿。唯独,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在不给予养殖户任何补偿的情况下“强拆”养殖户渔排,这种做法对于所有外地养殖户而言,是绝对不公平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12385.jpg>
图:养殖户们的生蚝被贱卖后,大量渔排被丢弃在海岸边。

  据悉,按照蕉城区海域整治的相关规定,禁养区的渔排只能“退养”,不得参与升级改造,并且给予补偿或赔偿。但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却无视养殖户的合法权益,故意制造混乱,将原本在禁养区的渔排,变更至限养区内进行升级改造,企图从中牟利,甚至从未进行养殖的渔民也能参与升级改造,将“零框数”的人进行升级改造(数量在几百框、几千框不等),导致原有限养区渔排的养殖户被迫大大减少数量(原有的30%&nbsp、50%)进行升级改造。

  此次升级改造,虽然初衷和本意是为了加强渔排的防灾害能力,减轻环保压力。但是升级改造却成为了当地部分人群套取国家补偿资金的幌子。根据此次升级的依据,《宁德市海上渔排藻类养殖设施升级改造实施方案(试行)的通知》中,有规定明确对渔排网箱升级给予补贴。在实际操作中,下白石各村均出现了以往无养殖,却虚报网箱数,以往有养殖,虚增网箱数骗取国家补贴的情况。因为以往并未养殖或者少量养殖,这些改造升级过的网箱大部分均空置,再由村委会出面联系外地的养殖户以每年400-500元一箱的价格出租。而被强拆的外地养殖户均被告因为其外地身份不可进行升级改造。这种区别对待、分配不均,严重侵犯外地养殖户的合法权益。

  对于下白石镇政府在整治改革过程中搞一刀切,不一视同仁,区别对待,让所有养殖户无法接受。据了解,宁德市关于《海上渔排、藻类养殖设施升级改造实施方案(试行)》文件中明确规定:退养优先,给予相应补偿,可是福安市政府不按照宁政文【281】文件施行,私自搞一刀切。同时,下白石镇政府个别干部还公开说:&nbsp&nbsp“当地人可以养殖,外地人一律不准在下白石从事海区养殖生产,海区资源要留作当地农民使用”。

  不少养殖户介绍,霞浦、蕉城区原在“禁养区”内养殖的养殖户,“退养”&nbsp都有进行补偿或赔偿,在“限养区”内养殖者可选择“退养”或“升级改造”。唯独福安市下白石镇政府整治海域对于养殖户的渔排却给予强制拆除,且不给予任何补偿,搞“一刀切”政策,这种做法令所有外地养殖户无法接受。

  专家说法:无论是“退养”或“升级改造”都应该依法赔偿

  采访中,所有养殖户均认为,政府强拆外地养殖户的渔排是违法的。他们渔排养殖户为外地人(多为平潭人和罗源人),与下白石当地的渔民签订了承包经营合同后,在承包海域内养殖。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12976.jpg>
图:林传英蹲在被丢弃在海岸边的渔排上。

  在多年经营中,当地政府均未告知渔排养殖户需要办理合法的养殖证件,更未告知养殖户如何办理养殖证件。据东岐村大坑海域渔民林先生介绍,几十年来,整个三都澳海域内,本地或是外地的养殖户99%并未办理养殖证件,只有养殖企业才办理了合法的养殖证件。政府方也承认,“基于历史和现实原因,该海域上普遍存在渔排网箱无证养殖的状况。”强拆行为也确实给养殖户带来了经济上的损失。

  同时,国家对于海域养殖坚持的政策是退养优先,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持海洋环境。但是在此次升级改造中,宁德市投入巨额资金,将下白石海域原来一万多箱的养殖规模扩大到三万箱。

  为何会越升级越多?是否与前文所述虚报、虚增有关系?根据当地渔民透露,整片下白石福屿海域理想的养殖量是5000箱,超过5000箱养殖的鱼发病风险就会高。所以此次整体改造几乎并不科学,几十亿的国家资金可能流入个人腰包也可能浪费,更可能给海域环境带去更大的压力。

  针对养殖户质疑政府强拆渔排没有给予任何经济补偿问题,下白石镇党委陈兴副书记则搪塞和答复养殖户说,渔排养殖户常年违法养殖,没有办理海域使用许可证、水域滩涂养殖许可证,另外镇政府也没钱给他们补偿。养殖户林文生、林传英等人认为,因为同一片海域内,蕉城区、霞浦县、福鼎市的渔排改造均会给渔民相应的退养补贴。只有福安市采取不给任何补偿的方案。作为宁德市的不同县市区,为何除了福安,别的县市区均可获得补偿,渔民认为补偿政策应一视同仁。对于这里面存在着什么猫腻和黑幕?他们却不得而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0010709213412.jpg>
图:养殖户质疑下白石镇政府搞“一刀切”分配严重不均,同时涉嫌违法。

  记者采访相关权威法学专家指出,下白石镇政府应该遵守法律,依法行政才行。假使养殖户违法“占有”海域,按照《物权法》关于“占有”的规定,也应该暂时“维护这种状态”,通过法律方式排除非法占有,而不是强行拆除,更不能造成养殖户几千万的财产损失。“这些渔排和生蚝都是我们的命根子,政府必须依法给予补偿,不然我们以后如何生存。急切盼望和恳求上级政府和有关纪检监察部门对该事件予以关注,及时帮助我们主持公道,同时也维护国家的养殖政策。”林文生、林传英、姚奋标等人如是说。(出处:八闽网事&nbsp记者&nbsp李卫&nbsp黄春盛&nbsp福建福安报道)

福建宁德蕉城区运用陆基工厂化养殖 实现渔业转型升级

&nbsp&nbsp&nbsp&nbsp(王东东&nbsp徐烽&nbsp摄)近日,在位于蕉城区三都镇黄湾村的达旺水产工厂化养殖基地里,工作人员正在筛选鱼苗,进行大小分池。据了解,陆基工厂化养殖是一种新型养殖方式,可将海上超饱和的渔排养殖规模适当压缩,转到陆地上来养殖,在减轻海区压力的同时,达到生产全程可控。目前,蕉城区已有12家企业运用了陆基工厂化养殖,实现了传统渔业向现代渔业转型升级。

甘肃陇南文县立足水资源壮大水产养殖产业纪实

&nbsp&nbsp&nbsp&nbsp文县地处秦巴山山地,境内有两江八河、5大库区、360多条溪流。今年以来,文县紧抓甘肃向南开放的良好机遇,不断壮大水产养殖产业,走出了一条跨越发展的新路子。截至目前,全县网箱总数已达2757口,养殖池塘450亩,仅上半年鲜鱼总产量已达480余吨,产值达1536万元。

  立足资源禀赋打造优势产业

  文县水域总面积达11.398万亩,仅库区水域面积就有5.1万亩,为发展渔业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近年来,文县引进大型水产专业企业,组建养殖专业合作社,快速推动水产养殖产业发展,使其成为全县现代农业率先发展的突破口。

  四川成都润兆渔业公司是文县最先引进的渔业养殖开发公司。依托润兆渔业公司的示范带动,文县在汉坪嘴库区就投放网箱1400余口,养殖容积达18万立方米,共引进推广金鳟、虹鳟、裂腹鱼、俄罗斯鲟、高贝鲑、大鲵等渔业新品种15个,冷水性鱼类网箱养殖已呈现蓬勃发展的强劲势头。润兆渔业基地的负责人说:“我们公司养殖的50公斤以上的鲟鱼经济价值最高,是制作上等鱼子酱的优质原料鱼。”

  同时,文县充分发挥山涧溪水资源优势,在中寨、丹堡、天池、碧口等乡镇的部分村社,大力推广池塘流水养殖,使池塘冷水鱼繁殖基地和养殖场规模不断扩大。在积极推广人工采卵孵化、中草药病虫害防治等5项新技术的基础上,促进了网箱养殖、流水池塘养殖、大鲵庭院养殖、休闲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农户养殖等5种新模式的发展。目前,全县共投放鱼苗510万尾,开展人工采卵150万粒,培育大规格鱼苗110万尾,孵化大鲵幼苗12000多尾。

  紧盯向南开放做活水资源文章

  今年7月份,在第21届兰洽会上,文县与重庆农投集团三峡渔业公司成功签约生态渔业产业化项目,签约资金达4亿元。该项目的建成将是文县向南开放的又一张响亮“名片”,项目的签约也使水产养殖产业与川渝、陕南地区实现了高度融合,为陇南发展空间向南延伸带了个好头。

  三峡渔业公司苗家坝库区养殖基地的经理张波说:“我们公司在苗家坝库区已架设网箱600余口,投放鲈鱼、丁桂鱼、鲟鱼、鳟鱼四个品种,前期投资已达1400余万元。”

  在三峡渔业公司的带动下,苗家坝库区掀起了水产养殖的热潮。四川成都润兆渔业公司正在做投放网箱的准备,文县九文公司投放400口,陇南都成公司投放200口。随着养殖公司陆续入驻库区,整个库区投放网箱已达1070余口。在苗家坝库区三峡渔业公司养殖基地调研时,县委书记苏彦君说:“就要紧抓甘肃向南开放的良好机遇,全力贯彻落实‘433’发展战略,打造具有显著文县地域特色,以冷水鱼为主的中高端品牌生态鱼全产业链,实现‘兴一方产业,富一方百姓’的目标。”

  依托精准扶贫培育富民产业

  文县山大沟深,土地资源贫乏。随着库区的形成,土地资源更为奇缺,怎样解决库区群众产业的发展问题呢?近年来,文县着力落实精准扶贫政策,依托养殖公司提升产业扶贫带贫能力,动员扶持库区农民以水产养殖快富增收。

  文县青龙湾水产养殖专业合作就是库区失地农民产业转型致富的典型。该合作社22户社员发展网箱580余口,年产值可达200多万元。合作社负责人刘学忠说:“我投放了100余口网箱,每年都能收入五六十万元,日子过得比以前红火多了。”

  文县积极扶持中寨、丹堡、天池、碧口等乡镇的群众,发展池塘、沟溪冷水鱼养殖,努力形成以库区水产养殖为主,沟溪、池塘养殖为辅的水产养殖新格局。为了调动水产养殖户的积极性,文县累计投入近亿元的项目资金,出台了以10个网箱为基点,每个网箱补助3000元,建设一亩池塘补助1.5万元的扶持奖励政策。

  同时,积极举办30余期培训班,为水产养殖提供科技支撑。今年,文县已对苗家坝库区群众组织了3次网箱生态鱼养殖培训,参加培训的群众达150余人次,并依托库区移民项目、退耕还林项目,对群众进行网箱建设扶持,协调双联贷款、精准扶贫贷款等。目前,全县水产养殖合作社已达26个,大鲵养殖企业达13家,苗家坝库区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也正在组建之中。专业合作社的组建,提高了水产养殖和农民的组织化程度,预计今年全县水产品总产量将达到1500余吨。(通讯员李智谋)